您当前位置:首页人物访谈 → 杂志内容
他曾是“古惑仔”,蒙观世音菩萨救护捡回一条命,因缘具足选择出家……
发布时间:2019/6/11 5:00:26  来源:本站整理

         广东云门寺,是中国佛教云门宗的祖庭。

  二〇一二年,云门寺传授三坛大戒。

  我和法愿师同在一班。

  这位头上有刀疤的出家人吸引了我。

  一个月的戒期结束后,

  我从一名沙弥变成了比丘,

  另外就是收获了法愿师这一段感人的故事。

  ——释德日

  我出生在乡下,父母去世早,基本上是跟哥哥混大的。长大后去城里打工,后来不安心,就去混社会。

  混了几年,买房买车,日子渐渐有了起色。付出的代价就是进去过两次,虽然时间都不长,却是印象深刻,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  经历了这些事,对混社会的日子有些灰心,就回到家乡。想做点正经事,与人合开了一家水厂,把山泉水过滤后灌桶卖。一个县级市,市场容量有限,原本人家卖得好好的,非得跟人家争,自然就会结怨。

  一天回家时,刚一下车,扑过来三四个人举刀就砍。我下意识地用手去挡,结果两只手腕的筋就被砍断,紧接着就是头、脸、身上。起初还能勉强躲闪着,后来就趴下了,期间大概也就五六分钟,那几个人砍倒我就跑了。后来有邻居过来,我让他们帮我拨通手机,想让朋友过来帮我。

  看到我血人儿一样,在场的邻居吓坏了,不知该怎么办。我虽然没有一丝力气,心里却很明白,想到自己可能会死,心里很恐惧,身体也随之颤抖起来。

  就在我躺在血泊中颤抖时,听到一个老婆婆用恳切的声音说了一句:

  “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啊!救救他吧。”

  老婆婆的声音虽然不大,却仿佛一下子就进入了我的脑海、心田、灵魂,既清净又真切。

  于是,我一遍一遍地念着观世音菩萨救我……渐渐的,恐惧感没了,自己就象是被溶化了,一会儿化作一片云飘荡着,一会儿又汇入大海奔涌着,那种境界宁静又自在,用语言无法形容,根本就不想回来。

  这时,几个邻居把我抬到车上,先是送到附近一家医院,因为没有救治条件,又去了另一家医院。后来朋友们陆续赶到,有的忙着打电话找人,有的急着问我对方是谁……到了第四家医院,也只是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包扎处理。到了第五家医院,朋友终于把院长、主任等全部请到,结果是插了很多管子,输血、输液、输氧,最后还是把我抬上救护车送往城里医院。

  我平静地看着他们焦急忙碌的身影,心里依然念着观世音菩萨救我,念得非常专注,完全是用一种至诚的求生愿力在念,直念到看见有一片光出现,自己完全被那片神奇的光摄住,成为光的一部分。

  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

  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

  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

  在医院里昏迷了两天后才醒来,眼睛睁开后又立即闭上,尽管周围很多人在问我话,医生也来了,我还是不愿意睁眼,也不愿意应答,很想再回到那个境界里。

  我就这样躺着,努力地想着,记忆开始慢慢恢复,疼痛感也随之而来,直到不情愿地睁开眼睛,看见一堆人围着,看见各种各样的目光,听到七嘴八舌的问话,感觉到又饿又渴,还闻到刺鼻的消毒液味道……感觉非常难受。

  三天内我没说一句话,脑子像短路了一样。从吊瓶的反光中看见一个人躺在那里,头上、脸上、胳膊上,浑身缠满绷带,简直就是那个米其林轮胎的商标。

  很长时间,我都认为我在吊瓶反光中看到的是另一个人,心里还庆幸自己没他那么狼狈。直到别人帮我翻过身,才发现这间病房里只有我一个患者。再看看吊瓶,那个家伙也翻了身,我眨眼睛他也眨眼睛,才知道那原来是我自己。

  我终于看到自己的噩梦。

  住了三个多月的医院,也乱想了三个多月。

  前一阶段主要是想自杀,盘算着种种自杀的理由和方法。以当时的情况,唯一可行的就是跳楼,我住的是五层,病房里有一个门,出去就是阳台,往下一跳就行了。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,也只是想想罢了,身体根本动弹不了。这时候才体会到人生的无奈,生和死都不是自己能决定的。

  大概过了一个月,身体渐渐康复了,在别人的搀扶下能下地走了,自杀的想法就被痛苦折磨成怨恨了,每天思考的主题换成了如何报仇。每一次费劲的大小便,每一次半夜被疼醒,每一次冰凉的药液滴进身体,都像是在提醒我:今生今世!此仇此恨!

  知道为什么那几家医院不收留我吗?因为他们没把握,也不相信一个几乎连血压都没有的人还能救活,即便最后那家医院也不过是“死马当活马医”罢了。后来,看我不但活了过来,而且还恢复的这么好,医生都感到惊讶。

  他们越是惊讶,我心里就越是相信,是观世音菩萨救了我。自那以后,我就常常一个人沉思,在沉思中寻找从前的自己,像是仔细翻阅自己的履历表,打量那些陌生的、熟悉的、过往的、现在的许许多多人和事。经常假设从前当初,如果不那样还会怎样等等,结果是要么无奈苦笑,要么是无边悔恨,无一是处。于是,经常在心里自问:

  活了这么多年,我都干了些什么呀?

  发生这件事的几年前,我曾经和一个朋友回他老家住过一阵。那里有一座只有一个师父的小庙,朋友和那个师父很熟,我们经常去寺庙和师父喝茶说话。师父基本没讲过什么佛法,只是应付我们的问话,简单讲一点出家人的生活。后来得知师父很想到云门寺朝拜,我们就一起去了,是我出的费用。虽然那时还不懂什么叫“供养”三宝,可这也许就是我的出家因缘吧。

  云门寺。我第一次听到梵呗的声音,是在云门寺的大雄宝殿。那种震撼、感动……好像整个身心被洗涤了一样。特别是师父们绕佛时的庄严威仪,唱念时的超然神态,都深深刻入我的心头。

  我们在云门寺待了三天,这三天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最安静惬意的日子。当时我就想,不知道今生能否有机会过这样的生活。

  从想自杀了断,到欲报仇雪恨,再到放下万缘出家,这其中的经历有点不可思议。直到出家后,我还时常反思这段经历,摸摸剃光的脑袋,看看身上的僧服。或许是生活与思想的跨度太大了吧,恍惚之中,甚至很难肯定现前的真实。

  在医院住了大约两个多月,身体渐渐恢复了,我就出院了。先是回到家里,每天有好多人来看望,闹心的不得了,经常就想起朋友家乡的那个小庙。真是心灵感应,没几天那个朋友就来看我了,于是我们就再一次去他家乡。

  师父见到我,表情很平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[] [返回上一页] [打 印]
本 类 热 门
本 站 推 荐
, 江浙佛教网 Www.JZFJW.Cn 苏ICP备14059615号
电子邮件:lianxiwo@fjdh.cn   关于我们